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忆荷塘

联系方式看心情随笔!

 
 
 

日志

 
 

熟人的利弊  

2010-12-04 14:26:01|  分类: 观点◆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工作的社团有个作者从基层调入,所有手续都办好了,唯户口不得落实。一遍遍地跑,答复都是要成批统一批准。至于何时成批,一批量几何,不得而知。半年之后,该作者偶遇一熟人,那人一个电话,当天就OK了。还有位司机朋友,单位后门是条单行道,他却往往逆行。问他何以毫无顾忌,他说管那条路的警察是他发人,还开玩笑说,好哥们就像胸罩,舒服贴心永远支持你。

    传统的中国社会是个“熟人社会”,“人情社会”,注重“礼尚往来”,有时甚至是礼大于法。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对此做过详细的描述:人们按亲疏、内外、生熟,区别对待与之交往的不同对象;其特点是人与人之间有着一种私人关系,人与人通过这种关系联系起来,构成一张张关系网,“背景”和“关系”是熟人社会的典型话语。更有专家说“中国式社交”的本质特点是“熟人社交”,虽说如今社会变化甚大,但传统的遗迹仍在,人们一旦有麻烦,一旦遭遇不公,首先想的是有没有“熟人”,能不能拉到“关系”。生人难办事,熟人好办事,人熟是个宝,关系就是生产力。

     说“熟人社会”是“后门社会”也并不过分。“熟人社会”强调的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办事大多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生熟、感情的深浅,关系越亲密就越有可能实现实利目标。如此“熟人社交”难免会演变成“熟人病态”:弱化法制功能,淡化竞争激励,加剧腐败、权力寻租行为泛滥,等等。说“熟人社会”的过分发育最终会腐蚀法制、摧残市场、瓦解和谐,并非危言耸听。

   不过有时候熟人不一定就能带来利益,相反,可能带来成本上的过度支出。

    很多年前我住在小镇,要结婚了,省城的亲友送我一个三门衣柜,找了一个开公家小货车的熟人运来,省去了从铁路挂零担的费用。我满心欢喜。那时候的日子很紧巴,每一分钱都恨不得掰作两半花。

    三门衣柜运来,司机带了一个副手,加上我那亲友,共三人。我和爱人当时还分别住单位宿舍,只有在镇上的旅店安排他们住宿。第二天司机提出上庐山——小镇就在庐山脚下,我奉陪,门票、吃饭,一路买单。司机很体谅,说几个主要的景点跑到就算了,不多呆了,下午把我送回小镇,他们连夜回了省城。够辛苦的了。回头一算帐,我的花费比从铁路跑零担多了三倍以上。问题还不止是多花了钱,从此,不论是我还是我那亲友,总觉得欠了人家一个大人情。我们无职无权,永远也给不了对方相应的帮助。虽然人家未必觉得你欠了他什么,但自古人情大似债,你自己会觉得放不下。背着债务过日子,见人总要弯腰,堆笑,很不是滋味。

    其实,生人不一定就不如熟人。有人专门做过研究,在现代社会中,许多成功者的人际链,比不成功的更倾向于选择专业人士,而不是亲友。因而进一步提出,当前中国应当实现从“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的转型。

     因为对理论无知,我无从判断,但我愿意接受。并且从最细小的事情开始做,比如,出差到大城市,出了车站或机场直接就去排队搭出租车或机场大巴。即便同行的人说,等等,我让熟人来接,也每每婉谢。不是故意拂人好意,甚或自命不凡,而是极力杜绝凡事依靠熟人的惰性。

         (《半岛晨报》11.8)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