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忆荷塘

联系方式看心情随笔!

 
 
 

日志

 
 

引用 谈歌与北京文学编辑们 作者:谈歌  

2010-08-26 20:12:51|  分类: 网赚◆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月光下的凤尾竹《谈歌与北京文学编辑们 作者:谈歌》

 引用   月光下的凤尾竹谈歌与北京文学编辑们 作者:谈歌
谈歌与北京文学编辑们

 

  与《北京文学》来往,始于1992年,我彻底从新闻记者的行当退了出来(说彻底,因为我想今生不会再当记者了。不是不想干了,是真跑不动了。我那个记者是个地质记者的行当,当记者脑子倒在其次,体力确是第一位)。当了几年记者,报告文学写了一大堆。总想着写小说(过去也零星写过,也零星发表过。票友?)。退出来,充裕的时间就多了,就想着挽袖子大干一场。于是,就事儿似地开始写了。(下海?)

  大概是在1993年夏天,同时给《北京文学》寄去了两个短篇一个中篇(有点捆绑销售的味道。你们总得挑拣着留一个吧)。按规矩附了邮票。注明,若不用就请编辑退回来。

  寄出去就寄出去了,就不再想这事儿了。继续写别的。大概过了几个月,编辑部就退稿了,退了一个短篇,编辑附了一封信,留用了那个中篇和一个短篇。编辑署名刘友宾。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北京文学》的编辑。

  留用的稿子发得很慢。就窃想着趁水活泥,又给北京文学写了一个,临了,却寄到别处了。是呀,人家那两个没发呢。我岂不是成了自己给自己捣乱了么!

  来年,第几期忘记了。先是那个短篇发表了,我没收到刊物。是朋友告诉我的。小说的题目我还记得,《名流》。写一个书法家的故事。(这篇小说后来排成了电影,导演巴特儿,电影的名字好像叫《小镇风流》?巴特儿送给过我一盘录影带,搬了两回家,已经不知下落。)

  我就给刘友宾编辑写信,讨要刊物。我记得在信上说,我自己生了个孩子,你得让我看看这孩子在你们的地里长成什么模样了呀!刊物很快就寄来了,编辑却没复信。兀自思想,或许我那信里写得难听了点儿?再几个月,那个中篇发出来了,题目《大忙年》。这次,我及时收到了刊物。我即给刘友宾先生写了封信,至今记得,我或是为了弥补上封信的唐突,便把真心实意的感谢的话儿,叠床架屋地写了十几句(心说呢,狠狠地表扬表扬你刘编辑吧,也好顺风顺水再发几个呀)。刘友宾后来回了封信,说他已经调到某家报社去了。他让我与杂志社的其他编辑联系。希望我再写。

  心里就怏怏的,这事儿闹的呢。怎么刚刚熟悉了一个“卧底”,就调走了呢?行了,再发展“内线”吧。

再一年(大概记忆没有错,1995年),我给《北京文学》又寄了稿子。是个中篇《天下大事》。本来想寄个短篇,摸摸时任编辑们的路数。临了,傻瓜认大个,就寄个字数多的吧。编辑部很快来信了。署名章德宁。章编辑挺客气,说《天下大事》还不错,用了。鼓励我继续写。(这篇小说真给我惹来了许多麻烦,我当时所在单位的领导对号入座。硬说我影射他了——鬼知道他看小说?鬼知道他还知道影射?靠!真是不讲道理呢。我们两个过去的关系还算不错,于是,我找他交换过意见,可无论我如何解释,他就是认定我影射他了。没办法。我也不解释了。靠!就影射你了,怎么着吧?谁知道呢,最后还真让我“影射”中了呢,这位领导还真进去了。判了几年我就不清楚了。那是我调到作协之后的事儿了。闲话,且按下不提。)

  行了,有章编辑这句话,我就不客气了,又写了一个《天下荒年》(唉!这篇稿子更引来了不少麻烦,一家选刊因为转载了这篇小说,还挨了批。给我扣的帽子挺大,也挺吓人。这家选刊也惶恐不安了一阵子。唉,往事如烟,此处也就按下不提了吧。)于是,这年的《北京文学》,连续发了我两个中篇。我挺高兴,就给章德宁编辑写了两封信,感激的话儿又讲了不少,还一劲儿给这位章编辑戴高帽子套近乎儿。哥儿们的话讲了不少。章编辑回了几封信,也很热情,很客气,很哥儿们。这年冬天,我到北京开一个企业管理研讨会,抽空去看了看《中国作家》的老朋友小林编辑,我提到了这位名叫章德宁的哥儿们。小林就笑话我,什么呀!章德宁是女的!你跟人家称什么哥们儿呀?唉,这事儿闹的。(八十年代,《小说林》的编辑陈明,因编稿发稿与我有书信来往,也是哥儿们长哥儿们短的乱叫过一气,1992年我去哈尔滨出差,见了面,才知道她是个女的。我很上火,质问她为什么糊弄我,她哈哈笑反问我,女的就不能称哥儿们吗?)本来想凑到一块吃顿饭,喝场酒。怎么是个女的呢?快算了吧。

  再一年(1996年)春节前,《北京文学》发奖,《天下荒年》得了个奖。关仁山也得了奖,我两搭伴儿去领奖。这回算是见到了北京文学的编辑们,也见到了章德宁大姐,真是个女的呀!章大姐非常热情好客,从此就与章德宁有了交往。由此,就常来常往了,还认识了《北京文学》的王童编辑,李静编辑。有时与何申关仁山肖克凡等人,到北京开会遇到了,就给章德宁大姐打个电话,约出来大家一块坐坐。由此又结识了赵金九孟亚辉等几位德高望重的老编辑。

  接下来,又在《北京文学》发过几篇稿子。后来章大姐不编稿子了,我的责任编辑就是张颐雯了。曾听朋友张颐武讲过,他有个妹妹在《北京文学》,原来就是张颐雯。这次就对上号了。更好说话了。这世界真小啊。

又过了两年,到鲁迅文学院学习了半年,便知道了有一位杨晓升先生调到了《北京文学》主事儿。过去不认识,只看过杨先生的文章,文采飞扬,想必是非常之人呢。那年在鲁院学习,杨晓升来鲁院(好像是讲课?或是组稿?),请大家喝酒,由此便结识了。此公一表人材,说话和蔼可亲。做事却刀劈斧剁,干脆得很呢。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的是,一个作家的成长,是与编辑分不开的。套用一句流行语,每个作家的身后,都站着一群敬业的编辑。作家与编辑,好像是手心手背的关系。若无手背,手心无从谈起。若只说手心,手背在哪儿呢?

 

                             此稿发于《北京文学》20107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