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忆荷塘~洪湖特产有机藕粉莲子荷叶茶微商城

微信120256458

 
 
 

日志

 
 

引用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2015-09-06 14:13:05|  分类: 观点◆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摆地摊儿方便,我去买了一辆电动车。就这样,我由死守一个阵地,变成了满城打游击了,哪儿城管严,哪儿城管松,我都知道。三年多的地摊儿生活中,我被城管收过一次东西。也就是那一次,直接导致了我地摊生涯的结束。

周国卿 | 文


来到城市的人,有怀着梦想的,有迷茫着随大流的,有得过且过的,这些人们,初来之时,大都居住在城市的城中村中。城中村是一个中转站,这里是大杂烩,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都可以暂时在这里落脚。


我总觉得一个城市的生活文化大多蕴藏在每个城市的城中村和夜市中。我被17岁那年的西耿河生活给迷住了,所以在我上大学时,我也开始来过一种一边学业,一边夜市的城市生活。以至于,后来很多年我都盘桓在郑州市的多个城中村中,以摆摊儿为生。


一、


2009年下半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开始了练摊生涯。


刚开始的摊位是一块小布,后来就变成了两块大布,从郑大南门摆到郑大东门,然后转战医学院、东大学城,北大学城,南大学城,西大学城,最后来到了绿城广场和碧沙岗,时间跨度近三年。


2007年,我在郑州匆匆一闪。等我再次来到郑州后,火爆的西耿河夜市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留下的只是一圈蓝色的铁皮围墙。如今铁皮围墙处则变身为几栋新楼,落寞的矗立在那儿。不知道还有几人像我一样记得那落寞新楼背后曾经的辉煌?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2009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和小安去一个大学生兼职网找兼职,结果兼职还没有介绍就先交了一百块钱会员费,说白了就是中介费。


我还记得,我问兼职网的工作人员,你们这里是不是中介啊?


对方回答说,我们这里不是中介,我们这是人才资源中心。


我听到那女生回答后,点了点头,不明觉厉!


其实,我当时也搞不清楚中介和人才资源中心到底是什么关系,总觉得中介是骗子机构,而人才资源中心则是非常伟光正、高大上的单位。


那个大学生兼职网的女生长得很漂亮,又加上她着重的回答了我一下,我顿时就兴奋的找不着南北了,于是乎100块钱就交给了她。


这女生收钱后,就给我和小安一人一张卡,就像银行卡大小,不过有两个签名栏,自己拿水写笔填上自己的名和自己在兼职网的序号,每个在兼职网交过钱的会员都会给你编一个序号,就像身份证号一样。


兼职网的漂亮女生叫乐乐,她很热情,给我和小安说了不少。因为兼职网会员并不是很多,今天一下子她就发展了两个会员,所以她也很兴奋。后来,我才知道,发展一个会员可以提成30块钱。怪不得这女孩儿拉着我不停地唠嗑


唉,回头想想,那时的我,真是太年轻了啊


在和乐乐聊天的过程中,她告诉我说,她一直都在摆地摊儿,卖的是衣服,生意不错,一个月可以收入近2000块呢。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她一说不打紧,我立刻听的激动了起来,心想一个月近2000块钱呢,这可不是个小数字呀。更何况地摊儿都是晚上摆,这也不影响白天的上课和兼职啊,可谓是一箭三雕,多么美好的生活啊。


我和小安去完兼职网后,回来的路上就在商量这摆地摊儿的事情,但是,问题来了。我和小安本来就没什么钱,刚才又被乐乐哥哥长哥哥短的叫来叫去,顿时胸口小鹿乱撞,这一撞不打紧,竟然阔绰的把买内裤的钱都送人了。


我和小安笑了一阵后,两张脸立刻就苦逼了起来,摸摸口袋就十来块钱,还进狗屁货啊!


第二天,乐乐打来电话,说有手机促销的兼职可以做。我们两个干了半个月,每人都挣有一千来块钱,就这样,各出三百元,练摊生涯正式开始了!


二、


回想起来,从2007年酷暑初来郑州看见夜市,到2009年寒冬正式练摊,这一步一下子就跨了两年多。


2009年的冬季,小安和我思虑再三,便决定先卖暖手宝,等赚了钱,就再加大投资,扩大生意,然后再慢慢追上比尔盖茨成为世界新首富。


为了进货,我们便来到南三环的万客来,也就是现在的客运南站处,紧靠着中陆广场。


转了几家店,问了问价格,了解了一下暖手宝的种类,心中大概有了点谱儿。暖手宝有三种,一种是光皮,也就是和雨衣布一类的外皮;一种是棉布皮;第三种是毛绒皮。光皮的比较便宜,6.5元一个;棉布的中等,7.8元一个;毛绒的比较贵,8.8元一个。


我和小安商量后,拼了两箱,共40个,一人扛一箱返回。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暖手宝扛回去后,小安和我准备了一钱包的零钱,就等着晚上卖暖手宝时给顾客找零钱使。下午五点,我们俩就着老干妈,吃了馒头,喝了白开水,五点半便来到郑大东门(大学路与康复前街丁字路口那儿)。


从五点半到十点半,整整五个钟头,脸冻的发疼,双手双脚冻的都没感觉了,可怜的是,我们俩连一个暖手宝都没有卖出去。


和我们隔壁摆摊儿的是一位李大姐,专门卖袜子鞋垫内裤手套一类的小商品,她的生意也一般。


李大姐的摊子很大,是用十来个蛇皮袋子缝制而成。她进的货,基本上都是贴肉的物品,比如袜子、内裤、手套、口罩、鞋垫、增高垫、帽子、耳暖、护膝,以及其它一些小挂件、小饰品等。


我们刚把地摊儿放在李大姐旁边,她和丈夫就让我们往一边挪了又挪,说这地方是她们的,像我们这些新手一定要懂规矩,不能瞎摆地摊,更不能随意乱摆地方。


李大姐说,行行都有规矩,摆地摊也是如此。现在的地摊生意不好做,竞争很激烈,东西是越来越难卖了,有的地摊主摆一个月都不一定能挣个十块八块。如果没有一点规矩,那谁想摆哪儿谁就随意摆哪儿,那岂不是乱了套了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们今天叫我一声大姐,那也说明你们是个懂事儿的人,所以我也乐意给你们说个一二三,让你们以后少走弯路,少受欺负。


我和小安决定改变下策略,好好的和李大姐套套近乎。毕竟多懂点行行道道的规矩,对出门在外的漂泊之人总是有点好处的。


李大姐全家都在郑州,丈夫在郑州大学食堂当厨师,她就在郑大附近一家公司做保洁,女儿上初中,儿子上小学。去年在亲戚和银行的帮助下,李大姐一家就在淮南街买了一套二手房,如今每个月要还1600元的房贷。所以,一到晚上,他就和丈夫一起出来摆地摊,以补贴生活。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李大姐说,像咱们农村出来的,做事更要小心,更要尽心,更要有恒心。咱们是一没背景,二没钱财,三没权力。所以啊,事事都要靠我们自己踏踏实实的来干。记住,吃苦、出力,咱们不怕。但是,一定不能瞎出力,死出力,也不能瞎吃苦,死吃苦。所以,干什么事情都是有技巧的,更是要有计划,至少你自己也在心里盘算盘算琢磨琢磨。


李大姐顿了顿后,又说,我们在郑州快二十年了,去年才买了一套二手房,每天是起早贪黑,结果都是给别人干的,钱都进了别人的口袋了。我在这儿摆地摊儿有六七年了,每天晚上多多少少可以挣够一家子的一天饭钱。这样以来,工资就可以还房贷,顺便存一点儿了。


我和小安看着李大姐,由刚开始的反感(刚开始不停让我们挪摊子),到现在的一种无以言表的亲切感。


说着话时,李大姐又帮着我们把摊位拉到了她的摊位旁边,还说碰到不好对付的顾客,她也可以帮下忙。


三、


重新挪好摊位后,我和小安就搬着小马扎,再次坐在李大姐旁边,听她讲故事。基层的群众大都很善良,三言两语,只要心中放下戒备,便会滔滔不绝,倾心而诉。


虽然我和小安连一件暖手宝都没有卖出去,但是并不说明李大姐的生意也很差。就在李大姐和我们滔滔不绝的间隙,她都卖了两百多块钱。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李大姐卖了钱后,就更加热情似火了。她说,刚开始摆地摊时,一定要有耐心,不能干着急,你越着急,那就越是卖不出去东西。你们想想,没有一个顾客来买东西时,喜欢对着一张急巴巴的脸。


有的时候,你们打个颠倒想一想,比如你们自己去买东西时,是不是都是喜欢高高兴兴、热情似火的卖家,虽然也有些人不喜欢这样的卖家,但是是少数。


顿了下后,李大姐又说,再有顾客来时,你们一要笑脸相迎,同时呢,看着他们可以多扯点闲话,这闲话多是拐着弯儿夸他们的眼光好。你们一定要时刻记着,顾客的智商很高,不管你们如何拐着弯儿,只要是你们夸他,就是拐他个十万八千里,他们也一定能听出来你们是夸他的。就算是他们表面没说什么,但是心里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假如碰到抱小孩儿的小媳妇儿,你们记着一定要不停地的夸她们怀里的孩子,拉小孩儿的小媳妇儿也是一样。那女人们啊,只要和她们谈起她们的孩子,那个个都是演说家,个个都有说不完的话。你们要知道,现在的城市人,没啥人喜欢听一个女的絮絮叨叨,就连她们的老公都觉得烦。只要你能让她们絮絮叨叨个没完,这东西就一定特好卖,而且她以后还会来找你买东西。说白了,那就是来找你给你絮叨絮叨。更何况你们卖的暖手宝,基本上都是卖给女人们用的。


李大姐一下子给我们说了三四个小时,上到他们来郑州之初,下到摆地摊的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唠了不少。


虽然,我和小安第一天地摊没有卖出去一件暖手宝,但是听了三四个小时的地摊故事,还是受益匪浅。为了不让李大姐白白喷一个晚上,我和小安就一人买了一双袜子——地摊上最便宜的也就是袜子了,也算是照顾照顾李大姐的生意,更是交点学费,取点经。今晚虽然没有挣到一毛钱,但是明天或者以后那就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了。


而李大姐呢,就像是比尔盖茨他妈,她没有像陈安之一样到处跑着讲授“成功学”,而是蹲在郑州的一个小角落里摆地摊儿卖袜子,真是亏大了。


第一天的地摊儿生活坚持到了十点钟,随之收拾货物,落寞的夜幕下,我和小安走在冰冷的月光下,擤了擤鼻涕,悄悄地回到了宿舍。


第二日的地摊依然五点多就出了,一个晚上也就买了三十多块钱,扣除成本也就净赚了十二块钱。第三日也是如此,第四日照旧。


到了第五日,恰逢周末,生意大好了起来。我们站在路边不停地吆喝着,过来的人也比较多。整个晚上,我和小安都没闲着,嗓子都干的冒火了。


摆了近三年的地摊儿,总结的经验就是周五、周六、周日摆地摊效果最好,一日的成绩就是平常十多天的成绩。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们地摊以来的第一个周末,进了三次货,买了一千多点,扣除成本,能赚四百左右,两人对半一分,每人就是两百多,比做兼职强一点。


当时的地摊儿,五点多摆上,夜里十一点左右收摊子,一晚上6个小时左右。后来又去二七广场摆地摊儿,基本都是十一点才能摆,因为这时候城管才正式撤。从十一点摆到凌晨两三点,这是二七广场的夜摊生活。


地摊的生意起伏较大,有的时候生意很好,有的时候生意就很差。摆地摊儿就跟玩蹦极似的,一上一下,心脏不好,怕是很难坚持下去的。


四、


其实,平淡的生活中也会有那么点小插曲,琐碎之中也会有那么点有意思的小事。


自从第一次兼职顺利拿下后,我和乐乐就联系的比较多了,毕竟都是学习业余的兼职。


乐乐当时在大学生兼职网做兼职,后来一有什么兼职的的消息,她就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但是,像做促销的兼职毕竟不多,大都是发传单什么的。


我和乐乐曾一起发过一个多月的传单(都是周六周日),每次一起去公司报到,然后领彩页,之后到路口,最后就是一天的派发。


一到周六周日,我和乐乐七点就赶到了郑州市的某房地产公司售楼处。到了之后,有一个经理就会让两人一组自由结合,然后分配去路口。自然而然的,我就和乐乐自愿结合在了一起。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当时紫荆山公园口、紫荆山东大街、货站街城东路、未来路郑汴路、嵩山路陇海路、大学路陇海路、航海路大学路、京广路大学路等很多路口都留下过我和乐乐的足迹。


我和乐乐的分工很明确,我提彩页,她发。这中间还会有房产公司的人偷偷地检查,假如被发现就会要扣钱的。发一天传单是50块钱,不管吃喝。这样的兼职,一天是剩下不了多少的,50元的工钱,来回公交,一天三顿饭,喝水,算算下来,只能剩十几块钱了。


乐乐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一米六七的身高。其实,她完全可以找个模特一类的兼职,这样一天至少一百五十块。可是,她却不愿意去做,反而要和我一起发传单。


当时,我还劝乐乐,让她去做个促销模特什么的,这样既轻松又挣钱多,何必和我一起发传单呢,又累又不挣钱。


乐乐笑了笑说,她不喜欢做模特,被顾客照来照去的,感觉很不好。她还说,发传单也不错,还可以来回走走,又不是很累。


我当初还笑她保守,好好的大钱不挣,却偏偏跟着我溜达来溜达去的,为啥脑子就不开窍呢?


乐乐推了推我的手臂,佯装一脸嗔怒道,小峰哥哥,你才傻呢!你才脑子不开窍呢!哼!


五六年后的今天,我才真正理解,乐乐说的可是大实话啊!我这脑子,估计上辈子被张果老的傻驴给踢坏了!


我还记得2012年五月的一天,是我拉着乐乐的行李,亲自把她送上南下的列车。


乐乐南下的目的是:结婚。


自从我和乐乐认识后,我们每星期都会见面,我会带着她去书店,去图书馆,我坐在那儿读书,她就静静地坐在我身边,不会多说一句话。就这样,我们在书店,或者图书馆一呆就是一整天。


三年来,我和乐乐基本上把整个郑州市都转了个遍,有小吃和夜市的地方,几乎都有我们俩的脚印。


爬嵩山,看少林,赏牡丹,观龙门,游清明上河园,郑州周围的几个城市,无一例外的都留下有我和乐乐的身影。


我感觉有乐乐这样的朋友,真好。


乐乐和我出去,总是喜欢挽着我的手臂。我想,我们是好朋友,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去想和解读。


就这样,我们共同走过了三年多,两人都毕业了。


毕业后的她,工作一直不是很顺利。自从有几个朋友结婚了,她参加完婚礼,回到郑州之后,整个人就变了。她说,她想结婚了。


她给我说结婚时,我还笑她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结婚呢?她看着我,一声不吭,然后就哭了。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月,她家人给她打了电话,说是有一个家庭不错的小伙子,让她先在网上聊着。


接下来的一个月,她家人的各种电话,三天两头打来,她总是避开我去接听。


有一天,她突然给我说,她要去南方了。


我问她,遇见什么事情了吗?


她说,你个傻瓜!


我说,你去南方,我怎么就傻瓜了呢?


乐乐说,我家人给我相亲,那男孩儿一家人都在南方,所以,我准备去南方结婚。


我还笑呵呵的说,这是喜事啊,恭喜你啊!


乐乐红着双眼,低声说,你这个笨蛋。


我摸了摸乐乐的头,笑着说,好吧,算我是笨蛋,我应该给你买点礼物啊。


顿了下,我又问,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乐乐突然大喊了一声:后天。


喊完后,她就关上了房门。


第三天,一大早,我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乐乐房门口,打开门,房间空荡荡的,行李早已装好。


我拉着行李箱,乐乐挽着我的手臂。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就在乐乐上车前,她看着我,红红的双眼突然间就滚下了一大滴眼泪,瞬间,泪水就像瀑布似的一泻而下,满脸汪洋。


我心中忽然间的一阵绞痛,忙乱的掏纸巾,乐乐却一下子抱着了我,我的左肩头湿了一片。


就这样,乐乐带着一脸泪痕上了火车。


五、


自从乐乐离开后,我的生活顿时就变得黯淡无光了。


其实,摆地摊儿的生活还是蛮枯燥的,待在地摊儿旁,一待就是三四个小时。虽说不是很忙,但是也必须守着,谁也不知道下一秒钟会不会有顾客来。


进了春天,暖手宝便不能再卖了。此时的地摊,由原来和小安合伙,变成了我独自单干。


为了摆地摊儿方便,我去买了一辆电动车。就这样,我由死守一个阵地,变成了满城打游击了,哪儿城管严,哪儿城管松,我都知道。


有了小电驴,城管来的时候,跑得也就快了,损失也会少一点。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三年多的地摊儿生活中,我被城管收过一次东西。也就是这一次,直接导致了我地摊生涯的结束。


那是九月份新生开学的时候,我在瑞达路那儿的一个河南职业技术学院门口摆地摊儿。因为新生开学,我的生意不错。


对了,这个时候,我开始卖各种女士小包包,有钱包,小毛绒包、小挎包,这些包包进价都不是很高。有四块五的,五块五,六块五,最贵的是16块,我卖的零售价就是进价乘以二。


当时,到了河南职业技术学院门口,我刚把摊子摆好,立刻就围了一群学生,不到二十分钟就卖了一百多块钱(这是包括进价在内),我心中甚是高兴。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突然间就飞过来了一辆车,上面跳下来了五六个穿着制服的城管,学生们被飞车惊的闪到了一边。


说时迟那时快,待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小马扎小包包以及地摊布都已经在我的眼前消失了。当我正准备去和城管交涉时,城管们瞬间就跳上了车,哼的一声,那些城管们连个影子都不见了。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那群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看了一圈后,发现对面那些店铺旁边的地摊儿丝毫未损。这时,我才想起,刚来时有人过来对我说,掏五十块可以摆一天。我想着,这不是开玩笑嘛,我一天能不能净赚五十还不知道呢,凭啥要交啊。


再说了,这五十给谁啊?这不是黑社会收保护费嘛!我当时就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谁知道才二十多分钟,就在我卖的正火热时,城管大老爷们就从天而降了,瞬间我就破产了。


我站在那儿看了一圈,被收走东西的就是我们今天来的几个新人,其余的人毛儿事儿没有。


隔了一会儿,还是那个给我要钱的主儿又过来了,他说,你们去买两条烟,然后给人家送过去,这样你们就可以把东西领回来了。我和旁边的几个小伙伴们听后,立刻就惊呆了!


自被城管罚没之后,我的地摊儿生涯,开始走下坡路了。虽然,后来又进过一些货,但总是一点点,怕再被城管整个吞进去。


断断续续又坚持了快一年,地摊儿生涯就宣告结束,剩了一点小东西,送人的送人,珍藏的珍藏。


李大姐的女儿高三之后,摊子也出得越来越少了,终于彻底退出了地摊生活,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照顾女儿的备考战斗中了。


身边摆地摊儿的人,换了又换,我开始越发的不认识新来者了。


地摊儿市场就像一座车站,来来往往,看似人山人海,只不过都是过客。虽有个别人会暂时驻足留恋瞬间,但终归是要离去的,留下的只有寂寞的夜幕和形影单只的倦客。


和摆地摊儿一样趋向冷清的那就是一起生活的同学,一个个离去,各自去追逐各自的梦想去了,全国各地,都有他们的身影。慢慢地,留在郑州的也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漂在郑州的那些事儿(下)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每天就是上班下班看书,周末了去郊游或者去看书。假期了,我就背起一个小包,任意选择一个城市,买上车票,登上列车,就这样漂来漂去。


有时候,我站在昏黄的路灯下,看着穿梭往来的行人,我不知道我的归宿在哪里?


我的眼睛看着前方,那路灯越来越昏,行人越来越模糊。


我在想,我身在何方?要去哪里?


作者简介:周国卿,网名“巅峰倦客”。生于1989年12月,河南新野人,毕业于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9年进入媒体工作至今。


编辑:云济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